開啟左側

鵝城傳說入選惠州市第七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復制鏈接]
0
146


飛鵝嶺公園全景。 本組圖片楊建業 攝



公園一照壁上刻有“鵝”字。


相傳南北朝著名山水詩人謝靈運來到嶺南廣州,“夢游”羅浮,乘坐木鵝船逆東江而上,抵達惠州這塊“仙源福地”,環視四周,江湖相連,水天茫茫,謝靈運只得在小船里過夜。第二天,木鵝船化成一座小山頭,謝靈運就在山頭上羽化升天。這座小山就是惠州城南的飛鵝嶺,惠州因此得名“鵝城”。2018年12月,“鵝城傳說”入選惠州市第七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惠州別名“鵝城”,千百年來,流傳著仙人騎木鵝開埠鵝城的動人傳說。在惠州西湖之畔,一座形似飛鵝匍匐的飛鵝嶺,為鵝城傳說寫上生動的注腳和現實的觀照。

有專家學者指出,鵝城傳說是嶺南地區產生較早、流傳較廣、影響較深的口頭文學,具有珍貴的文學價值,同時為書畫、雕塑、舞蹈等藝術創作提供了珍貴的素材。它所蘊涵的哲學、宗教、藝術、語言、風俗等內容,對惠州地區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極具民俗學研究價值。

鵝城傳說并肩羊城傳說

惠州市區,南湖西面,有一座高70多米的小山坡,郁郁蔥蔥,山脈翔翥,形似飛鵝張翅,因而得名“飛鵝嶺”。在鵝嶺北路登山口,有一照壁,上書繁體“鵝”字,端莊大氣。及登得山頂,有一覽勝亭,舉目遠眺,惠城“半城山色半城湖”的旖旎風光盡收眼底。在舊時,惠州人春游踏青或重陽登山,攜酒于此鳥瞰惠州,飽覽湖光山色,“飛鵝覽勝”之景由此而來。

這座奇特的山嶺,還與一個上千年傳說密切相關,連接著惠州這座城市開埠的歷史。

據惠州的古老傳說,惠州古稱“鵝城”,是從南北朝謝靈運“夢游羅浮”典故中演變而來。《惠州文化教育源流》(徐志達、吳定球、何志成合著)一書介紹,相傳當年謝靈運來到廣州,“夢游”羅浮,乘坐木鵝船逆龍江(即東江)而上,抵達惠州這塊“仙源福地”,環視四周,江湖相連,水天茫茫,謝靈運只得在小船里過夜。第二天,木鵝船化成一座小山頭,謝靈運就在山頭上羽化升天(實則在廣州被誅,后人諱言其事)。這座小山就是惠州城南的飛鵝嶺,惠州城也因此而得名鵝城。

清初屈大均在《廣東新語·水語》寫道,“惠州城中亦無井,民皆汲東江以飲,堪輿家謂惠稱鵝城,乃飛鵝之地,不可穿井以傷鵝背,致人民不安,此甚妄也。”這段記述可以說明“鵝城”的傳說早在隋唐兩朝已在民間流傳。

惠州市嶺東文史研究所副所長何志成介紹,入隋后,隋文帝在這塊傳說由木鵝變成的陸地設立循州(惠州)總管府,開創了惠州成為州(府)治的歷史。當時,隋文帝在廣東設立廣州、循州(惠州)兩個總管府。廣州古稱“羊城”,傳說是東周末年,有五位仙人騎著口含谷穗的五只羊降臨楚庭(廣州古稱),仙人把谷穗贈給州人,祝州人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后隱去,五只羊化為石羊,此后廣州遂稱“羊城”。惠州的“鵝城”傳說和廣州的“羊城”傳說異曲同工,美麗動人,千古傳頌。

蘇東坡著文首提“鵝城”

古人把南北朝詩人謝靈運“夢游羅浮”的奇幻故事,演繹成為木鵝仙城的美麗傳說,彌漫著道家氣息。據何志成考究,道教認為,最貴是逆水,稱其為“仙源福地”,而龍江(東江)恰恰是一條由東往西流的“逆水”,故謝靈運游覽羅浮后,接著又乘坐小木船來到這塊“仙源福地”。那時古惠州城區江、湖連成一片,水天茫茫,僅有梌山、方山、南山等幾座小山立在水中央,謝靈運來到這“仙源福地”后,木鵝落地化成了陸地,由此成就了仙人騎木鵝開埠鵝城的傳說。

傳說為后人口耳相傳,而后世的文人,不斷用詩文加強和提煉其藝術價值。

鵝城傳說的故事正式出現在文字記載中是在北宋紹圣三年,在這一年的秋冬之交,貶謫惠州的蘇軾為自己在惠州水東白鶴峰的新居舉行上梁儀式,他寫就一篇《白鶴新居上梁文》。在該文章的篇首,他寫道:“鵝城萬室,錯居二水之間;鶴觀一峰,獨立千巖之上。海山浮動而出沒,仙圣飛騰而來往。”從此,惠州的古稱“鵝城”才正式出現在文字記載中。

北宋蘇轍之孫蘇籀《跋惠州芳華洲刻石》稱:“鵝城,左江右湖,想其城如提坊,民如雁鶩,屋如舟舫,樹如菰蒲,故有古牓嘉名,造物特發其秘。”南宋王象之所撰的《輿地紀勝》中,也提到了鵝城傳說的故事,“仙人乘木鵝至此,古稱鵝嶺,在羅浮西北(“西北”應為“東南”),即惠陽也。”又如明代楊起元寫《重修拱北堤記》,“鵝城萬雉,半入鑒光;漁歌樵唱,朝夕相聞。”

在中國,人們喜歡用吉祥的動物名為城市冠名,例如在珠三角,廣州別名羊城,深圳別名鵬城,惠州別名鵝城,它們的得名,大多如出一轍。那些美好的神話,在帶給一座城市別名時,還蘊含著這座城市人民對風調雨順、豐衣足食、安居樂業的期盼。

鵝城傳說是集體創作的結晶

地理風水之傳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必盡信,但惠州的水土以及和其滋潤育化的氛圍,實在是令人動容。

惠州古城號稱“天塹”,易守難攻,而飛鵝嶺是惠州古城天然屏障,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惠州民間有謠諺云:“鐵鏈鎖孤舟,浮鵝水面游。任憑天下亂,此地永無憂。”惠州古城在明代重新修筑,規格高,質量好,充分利用了四面環水的地理優勢,在軍事方面有很高的防御能力。考諸史實,的確如此,在明清兩朝,惠州雖然歷經多次戰爭,但惠州古城從未被攻破。到了近代,飛鵝嶺成為國民革命軍“東征”戰役的戰略要地,從某種程度上擴大了“鵝城傳說”的知名度。

民諺中提到的“浮鵝”,曾是惠州的一大特色,到了現代,惠州城多處可見仙鵝的雕塑,如橫跨東江的合生大橋的橋墩,塑造成仙鵝引項高歌的狀態,又如惠州體育館的形態猶如天鵝振翅,惠州人對仙鵝的喜歡可見一斑。

“鵝城傳說具有重大的價值,是千余年來民眾集體創作的結晶,具有廣泛的群眾性。”惠州市文化館相關負責人介紹,鵝城傳說是嶺南地區產生較早、流傳較廣、影響較深的口頭文學,具有珍貴的文學價值,同時為書畫、雕塑、舞蹈等藝術創作提供了珍貴的素材,而作為一種口耳相傳的故事傳說,它也蘊涵著哲學、宗教、藝術、語言、風俗等內容,對惠州地區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極具民俗學研究價值。

鵝城傳說,作為惠州流傳最久的民間文學作品,一千多年來經無數惠州人口口相傳,成為一代代惠州人集體的成長記憶,也見證了惠州城的發展與變遷。今天,飛鵝作為一種獨特的城市形象,深深地印刻在民眾的心里,成為惠州對外宣傳的一張代表性“名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微信登錄 手機動態碼快速登錄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全部回復0 只看樓主

樓主

管理員

熱門推薦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重庆公务员考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