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文化藝術網 首頁 名家 查看內容

文藝復興的希望 ——觀四川省美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梁時民花鳥畫有感 ...

2019-7-25 23:04| 發布者:靜享| 查看:87| 評論:0

摘要:  【個人簡介】  梁時民,生于四川梓州  先后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廣西藝術學院,獲美術碩士學位  現攻讀武漢大學社會學博士學位。  中國美協理事  國家一級美術師  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四川省 ...

  【個人簡介】
  梁時民,生于四川梓州
  先后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廣西藝術學院,獲美術碩士學位
  現攻讀武漢大學社會學博士學位。
  中國美協理事
  國家一級美術師
  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四川省學術和技術帶頭人
  四川省第三屆專家評審委員會委員
  四川四川省文聯委員
  四川省美術家協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
  四川美術館館長
  四川省美術家協會中國畫藝委會主任
  中國美術家協會巴蜀創作中心主任
  中國文化部中國畫學會常務理事
  中國文化部國際藝術研究會理事
  中國徐悲鴻畫院副院長
  成都徐悲鴻畫院院長
  北京國畫院副院長
  四川省花鳥畫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四川藝術創作交流促進會副會長
  四川省詩書畫院藝委會委員
  南京書畫院特聘畫師
  西南民族大學客座教授
  【藝術簡歷】
  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各種大展,并多次分別獲金、銀、優秀等獎項
  部分作品被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歷史博物館、釣魚臺國賓館、中國軍事博物館、毛主席紀念堂、天津藝術博物館、四川省博物館、廣東省虎門博物館、可園博物館、澳大利亞藝術中心、澳洲中國美術館、馬來西亞現代藝術館等幾十家文博單位收藏。
  2007、2010年兩度被評為當代最具學術價值與市場潛力的(花鳥)畫家。
  作品《遠聲》、《不滅的圣火》曾分別搭載“神舟六號”、“神舟七號”宇宙飛船上天遨游返回。
  作品《金秋》、《漁家新村》搭載天宮一號并進入神舟十號在太空遨游返回。

  民族的復興,包括這個民族的文藝復興。時下,一些文藝工作者的浮躁和茫然,讓世人覺得文藝復興似乎遙遙無期。但在傳承與創新的過程中,也不乏有識之士,不失精品之作。細觀著名畫家梁時民的花鳥畫之后,不僅給人以視覺美的享受,更為嘆之的是讓人看到了文藝復興的希望。
  之所以說一些文藝工作者浮躁、茫然,那是當今文藝界顯露出的一些怪狀,著實讓人痛惜。比如,有些歌手不知是在唱還是在念,既不像在唱也不像在念,稀里糊涂地將一首歌就“唱”完了,觀眾們也聽不清他“念”了些什么,這些歌手也不在乎臺下是喝彩還是在喝倒彩,只顧臺下有尖叫聲就行了。又比如,一些影視界吹捧的所謂大片,有幾部不是翻拍名著?除了多一些大腕明星參演助陣,多一些電腦特技搞些花動作,多一些大街小巷的炒作,真看不出多了些什么文化內涵。再比如,一些所謂的詩,除了把長句變成短句,多列了幾個段落,多打了幾個逗號、感嘆號之外,很難找到一字千金的語句。還比如,所謂的作家、名流,更是多如牛毛,只要花錢,什么爛書都可以出。這些,難道說不是一些文藝工作者的浮躁與茫然嗎?
  細觀著名畫家梁時民的花鳥畫之后,令人欣慰和振奮,讓人看到了文藝復興的希望。
  畫家梁時民,面對當下喧囂之畫壇,他不盲從,沒有被五花八門的藝術實驗所動搖。同時,他不固執,也沒有被古代傳統所束縛。他沿著“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而“游于藝”的康莊大道,闖出了一條屬于他自己的路。他的作品不僅有著強烈的視覺沖擊力,更可貴的是富于深邃宏遠的意境美。他以一種既傳承又創新的態度尋求著當今中國畫壇創新發展之道路。
  讀其畫作,那其中蘊含著的天地正氣和真情活力,會深深地撼動著你的靈腑。正是這視覺與意境完美結合的獨特的藝術面貌,使其成為當代畫壇,名副其實、卓爾不群的實力派畫家。
  梁時民的花鳥畫,有三大特色耐人尋味。首先是情境新,情意真。他以“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的熱情對待生活和藝術創作。他的畫中傳達著一種積極健康,清麗灑脫的情韻,孕育著一種潛在的郁勃生機。他畫中的禽鳥意象最有說服力:無論是春夏還是秋冬,個個是機警靈氣,神采奕奕,或含情脈脈,情態可拘。即使是在夜色中的鳥兒,也絕無老氣橫秋,無精打采的病態之感。尤其是那被夸張了的似會說話的大大的禽鳥的眼睛,炯炯有神,靈光四射,充滿著童趣,天真無邪。在它們的眼里,充溢著對世界的無線憧憬和熱愛。這是畫家心靈與時代脈搏碰撞時的真情釋放,更是畫家熱愛自然生命,追求生命自由、永恒的心性流露。此在其畫作《荷塘雅趣》和《月朦朧》中表現尤為突出。
  其次是他拓展了花鳥畫的空間,打破了一花一枝的構圖布局,讓花鳥置于“天地”之大背景中,使其中之意象花鳥“獨于天地精神相往還”。其實,創造繪畫意境關鍵之一就在于空間的處理上,沒有空間的境象,主體精神就無法向縱深馳騁,就不能由有限進入無限的境地。有了深遠的空間,讀者的想象力才能插上自由的翅膀。為創造出花鳥畫的意境,梁時民巧妙地吸收了山水畫表現時空的優勢,有的畫干脆就把花鳥形象置于“山水”間。如其《秋風乍起》:兩只簡潔生動的近似于符號化的鳥兒佇立在山水之間,山水的處理手法亦近似圖案化,簡樸明快,不無些許裝飾味道,語言統一和諧。觀其畫,讀者的視線由地下及山上直至山后的天際……你會自然而然地被濃濃秋意所淹沒,被“天地之大美”所俘獲。清方薰《山青居畫論》中說:“意奇則奇,意高則高,意遠則遠,意深則深,意古則古,庸則庸,俗則俗矣”。這已是不爭的真理。毋庸置疑,梁時民的花鳥畫中獨特深宏的意境美,不僅來自于其筆墨技巧之外因,更是畫家高尚人格情操、博大精神靈魂與天地萬物神物化的結晶。

  最后值得推崇的是,梁時民花鳥畫語言的個性化——極富視覺的沖擊力。繪畫最高境界固然是對“道”的表達,但藝術審美的特征是直覺的,必以藝術形象為基礎。一部繪畫史從某種角度來講,可以說是對視覺形象塑造的探索史。傳統花鳥畫由于過分“文人氣”而走向了抑色揚墨、弱化視覺,重神輕形的極端局面,一度陷入僵化。針對此,梁時民以一個藝術家的革新勇氣,敏銳的創造力,終于在藝術語言的豐富與強化上,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藝術語言符號。這就是夸張與概括有度的簡潔生動的、且具的畫面形象構成。不厭其細的工筆與酣暢淋漓的潑墨相結合,變化而又和諧,正和白居易《琵琶行》中“輕攏慢捻抹復挑”“銀瓶砸破水漿進”之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當然最值得稱道的還是他對色彩的大膽運用,他發現了并能用巧妙地發揮原色的感染力,了無痕跡地去除了高純度色極易產生的俗氣和火燥。如其《霜葉紅勝火》《秋風乍起》等,其色彩的魅力是非直覺不可感悟的。
  強烈的視覺沖擊力和適度的裝飾美,純真熱烈的情感,深邃宏大的意境,構成了梁時民花鳥畫的藝術熱色。細觀其畫,有誰不對其精美之作贊不絕口,有誰不被其追求完美的藝術精神所折服。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重庆公务员考试网